关灯
竹书坊 首页 阅文章 情感文章 亲情 查看内容

父亲

2006-2-13 14:33| 发布者: aidovo| 查看: 9570| 评论: 0|来自: 竹书坊

  我是在冀中平原的一个农村长大的,父亲在千里之外的一座煤矿工作。 ­

  儿时的我对父亲几乎没有什么印象,可以说是很陌生的,因为父亲一年最多回一趟家,而且也在家住不了几天,每次父亲回去,我总是怯生生的,不敢看他的脸,甚至连爸爸都叫不出口。 ­

  那时候,农村还很穷,公共汽车也不方便,父亲回家时,有时候要在六十里外的县城下火车,然后步行回家,回家的父亲总是裤腿挽得很高,在肩上挎着两个大包,一头是旧报纸,一头是红薯面的干粮(那是他从自己嘴里省下来带回家给我们吃的)。 ­

  我盼望父亲回家,因为回家的父亲不仅给我们带糖吃,还有化学的铅笔刀、小人书,从小伙伴们羡慕的目光里,一股自豪感在我心头油然而生。 ­

  上学后,父亲每次回家都要带一些书,有《敌后武工队》、《大刀记》、《三国演义》、《水浒传》等等,还经常给我们讲故事,也可能是受此熏陶,我在学校一直比较喜欢作文,尤其喜欢文言文,但我一直不知道父亲在煤矿是干什么工作的,他在我的心里总是匆匆地来,又匆匆地去,村里的人都很敬重父亲,他每次回家,家里都会聚很多人,向他打听煤矿的事情。 ­

  时光如梭,我长大了,我被接到煤矿上初中,我也知道了父亲曾当过矿工,当过教师,还当过报社的编辑。 ­

  他的工作很忙,虽然我在父亲的身边生活,但我还是觉得他很遥远,他经常下矿去帮助写材料,经常出差,还经常被抽到北京煤炭部帮助工作,一年中,我同父亲在一起的日子总共也就是两三个月。 ­

  当时还是计划经济,父亲的工资很低,只有几十块钱,每个月的计划口粮也只有二十九斤,我们两个吃,总是紧巴巴的,父亲的同事就把吃不完的粗粮让给父亲。因为生活拮据,我们吃饭是很节省的,比如喝羊肉汤,父亲总是只花几分钱买汤喝,里面就有一点葱花和香菜,根本就没有肉。 ­

  父亲忙,没时间照顾我,甚至挤不出回家探亲的时间,十三岁的我便只好自己乘火车回家,我回家的装束几乎和父亲一样,背着吃的和一捆旧报纸。 ­

  父亲嫌我写的字太难看,没少因此训我,他说字是一个人的门面,字写得好对今后参加工作走到社会上都有好处,就逼着我练字。他还找来一大堆书刊,让我没事的时候把里面涉及煤矿的文字摘录下来。 ­

  我读高中二年级那年,父亲对我说,你看咱们家生活困难,你是家里的老大,你上班吧。 ­

  于是,我通过考试,就辍学成了煤矿的最后一批固定工。与我一起上班的总共八个人,只有我一个人下井。 ­

  我在煤矿的安装队工作,属于井下辅助工,经常下井,铺溜子、装皮带,当时我年龄小,溜子槽都要一节一节运到工作面,是计件包干,每个人分几节,小溜子槽老工人胳肢窝夹着就走了,我和另外两个年轻人扛不动,就用绳子绑着溜子槽往里拽,虽然慢点,但每次也都能完成任务。因为工作量繁重,我的饭量也特别大,每个月五十斤的粮食计划,不到半个月就被我吃完了,剩下的半个月有时在饭馆吃,有时就自己在宿舍弄个电炉子煮挂面吃,一顿饭一斤挂面我还觉得没吃饱。 ­

  父亲隔三差五到矿上去看我,给我交待下井作业的注意事项,教我怎样与人相处,还让我工余时间补习文化知识,他说没文化不行呀,多看书,多学习,有机会可以考个电大或函授。 ­

  我也经常去看父亲。 ­

  有一次,父亲突然对我说:“你上班好几个月了,我算了一下,你的工资加上入井补助什么的,差不多每个月能开一百块钱了,比我工资还多,应该给我交点钱呀。”我说我的饭量大,钱都让我吃了。父亲没有再说什么。 ­

  一天,父亲到矿上看我,正好我轮休,父亲就让我陪他到附近的一个镇子去转转,转到晌午,父亲说,就在镇上找个饭馆吃饭吧。 ­

  我们找了一家干净点的小饭馆,父亲要了八个烧饼、一斤多猪头肉、两碗捞面条,我拿起筷子就吃,等我把这些东西吃得所剩无几了,我猛得抬头,才发现父亲并没有吃,而是用一种我从没有感受过的慈祥的目光在看着我吃。 ­

  吃完饭,父亲低声对我说:“钱不够花了,给我说一声。”从此,父亲再没有提过让我给他交钱的事。 ­

  现在我参加工作也有二十多年了,而且同父亲的办公室相距不到一百米,我与父亲相处的日子就多了起来,工作稍有空闲,我总爱往父亲的办公室跑,找他请教一些问题,而父亲也每每对我说:“那时候真应该让你继续上学呀。” ­

  父亲快要退休了,我帮父亲整理办公室,看到了一个装桢很整齐的大本子,我打开一看,竟是我上学时父亲让我练字整理的资料,父亲说,这些资料现在都很珍贵呀,他用手抚摸着那个本子,喃喃地说:“那时候真应该让你继续上学呀。” ­

  有一天,我突然接到弟弟打来的电话,急促地说:“咱爸病了!”我听了脑子轰得一下,撒腿就往医院跑。 ­

  刚进医院的父亲异常烦躁,几个人都把他按不到床上,嘴里不停地大声嚷着要抓紧去北京去找资料。 ­

  医生诊断父亲患的是脑梗塞,面积很大,他整整昏迷了一个月。 ­

  在护理父亲的日子里,我平生第一次那么认真地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父亲的脸,他的脸上皱纹很多很深,头发几乎都白了,牙也掉了几颗。 ­

  我知道,父亲真的老了。 ­

  父亲经过抢救脱险了,但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只能拄着拐歪歪扭扭地走路,说话也讲不清楚。 ­

  父亲出院后的一天,我去看他,父亲给我讲了许多话,可我一句也听不懂,父亲急了,就自己拄着拐进了里屋,过了一会儿,父亲出来了,扶着拐站在门口,手里拿着一摞东西,向我摆手,我走过去一看,是一些煤矿的历史资料,我接过来问父亲:“是给我的吗?”父亲点点头,笑了,笑得很灿烂……
@



1.本主题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媒体,但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2.主题作者须承担一切因本文发表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3.如本主题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告知本站,本站将及时予与删除;
4.本站管理员有权不事先通知发文者而删除本文。
1

最酷

喜欢

支持

媚眼

感动

点赞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相关阅读

说点什么...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作者其他文章
排行榜
Copyright   ©2006-2022  竹书坊Powered by©Discuz!图库资源:有偿购买    ( 蜀ICP备2021008020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