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竹书坊 首页 阅文章 情感文章 亲情 查看内容

勇敢,再勇敢!

2007-11-8 14:30| 发布者: aidovo| 查看: 48854| 评论: 0

     世界上最难舍的就是情感了。 ­

     面对亲人的远去,却得同时面临生命与情感的消逝 ­

     我想起了去世的奶奶! ­

     所有亲人中我最爱的奶奶;所有亲人中我觉得自己最愧对的奶奶!!! ­

     每次一想到这,不管身处何处,总是阻止不了自己的眼泪………… ­

++++++++++++++++++++++++++++++++++ ­

     八月在老家的时候,很喜欢傍晚去家附近的超市买奶茶.喝着奶茶踏在青石板上,我心想,这条通往弄堂的小路,爷爷不知走过多少次了.一天当中,买菜,打拳,出去溜圈儿,接他亲爱的孙女放学,这来来回回的就有四五趟. ­

我知道我也许显得像是个不懂事的孩子,因为在很多时候当旁人说起他,我没有哭,也不像身边的奶奶,姑妈们,眼里噙着泪水念叨着他.然而,我确实认为,自己对爷爷的思念并不比身边的人少. ­


     我回到老家祖屋时,第一个看到的就是为爷爷而设的灵堂.爸爸拉着我一把跪在大幅照片面前,他哭得很伤心,我也哭了.可是我猜想我那些个眼泪,多多少少是受了氛围的影响,看着爷爷的照片,我很清楚的意识到那代表着什么.然而在我内心深处,却无法接受那样的事实. ­


     回去后和爷爷的第一次照面是在追悼会前一晚,在此之前我原本有机会见到没经过化妆的爷爷.但是我放弃了那个机会,我想我终究还是没有准备好. ­


     很奇怪的,看到爷爷已经被化过妆的脸,情绪并没有太大的波动.他很安祥的躺在那里,很平和.在和尚开始作法的一瞬间,我突然感悟到我看到的只是一具躯体这个事实.因此我没有太伤心,只有少少的眼泪挂在脸颊.同样的,在看到爷爷的灵堂时,在为他烧纸钱时,家里其他人都哭得死去活来,而我相对于他们来说,心情是平和的.因为我觉得所有这些都只是生者纪念死者的仪式,只是仪式而已. ­


     在给爷爷作法的那一晚,我几次一个人偷偷跑到那间小屋子去看他.我扒开他手腕处被裹得严严实实的袖子,看到他在最后一夜因缺氧而被染得乌黑的手,冰凉冰凉的.我觉得心被冻得直哆嗦,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无法大声哭出来. ­


    那一晚,唯一过激动一次.那是当我再次站在他身边,抚摸着这双手,突然想起最后一次从爷爷手里接过压岁钱已经是五年前了.我努力回想着从爷爷手里拿回红包的那种感觉,可是却怎么都想不起来了.我使劲想,使劲想,可是就是想不起来,原本我是打算明年冬天回家过年的,原本是准备再从那双如今已经冰冷的手中接过爷爷深深的爱.我是多么想再拿一次爷爷给我的压岁钱!想到这里,泪水就如断了线的珠子从眼角滑落,我开始不停的流泪. ­


    有很多人在事后都说我很坚强,因为那段时间,我始终陪伴在虚弱的奶奶身边,不停的鼓励她,不停的安慰她,在人前几乎很少掉泪. ­


    唯有在追悼会上例外.我和表妹得到特许,在追悼会前得以再次见到爷爷.我把自己当天拍的粘纸照放在他寿衣中山装的口袋里.我想他会希望自己能带走它.然后我就开始不停的说话,就像被拧开的水龙头,都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多话.我不停的对他说话,不停的说,不停的说,想把所有以前没机会说,以后也不会再有机会说的话都说完.在我喋喋不休的时候,比我小一岁的表妹在一旁泪流不止.我看着她,问她为什么哭.我想那时候自己的语气应该是比较凶的,几乎是在质问了.我和表妹从小就像亲姐妹一样,但那时我只是瞪大自己已经充满泪水的眼睛,用命令的口气叫她不许哭.随后我被人叫到前台,奶奶坐着轮椅来了,所有的人都涌向她,大家乱作一团.于是我一如既往的扮演着自己"护驾"的身份,在忙碌和劳累的双重压力下,根本就没有时间去难过悲伤----这其实这种情况在那一段时间里经常发生在我身上.然而当来送别的人到齐,亲属们站成一排,开始告别仪式时,我却和所有人一样泣不成声. ­


     真不知道一个人原来可以哭得那么伤心,觉得自己这辈子到现在都没有那么心碎的哭过.我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哭,也不知道是在为什么人哭.几乎可以说是失去了思考能力,哭到眼泪已经流干,只能干嚎,哭到无法站稳,事实是我在追悼会两次几乎倒在地上起不来. ­


    在 场的每一个亲戚都和我一样伤心,我想他们也知道,这是最后看到爷爷了.爸爸和叔叔把爷爷抬进棺木,我突然觉得这一切有些虚幻,遥远得像是一个梦.棺材里躺的真的是爷爷吗?两岁的时候推我到弄堂门口喂我吃饭的爷爷,七岁时带我上公园打拳的爷爷,十岁时给我大办生日的爷爷,十四岁我离开家乡时在机场淌着眼泪的爷爷......我的爷爷如今已经死了,他现在毫无直觉的躺在一个木盒子里. ­


     在灵车启动的一刹那,第二代中一向最冷静的叔叔也泪流满面,低声叫我堂弟给爷爷最后磕一个头.谁知这一跪,就让全家人都跪下了.我跪在水泥地上,额头着地,久久无法起身,我最后一次给爷爷磕头,不是为了感谢他在我父母不在身边时对我的养育之恩,也不是为自己身为他最宠爱的孙女无法陪伴在他身边而谢罪,只是为了告诉爷爷我对他的爱.我是爷爷在这个世界最爱的人,爷爷也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可是我从来没有把这样的话说出口过,现在我长跪不起,是因为那一份祖孙之间无可比拟的深厚感情. ­


     当我无力的站起来,朝远去的爷爷挥手道别,感受到的却是自己的呼吸.这种"我还活着"的感觉在当时比任何悲痛都更加清晰可辨.那是一种在大悲之后的希望,这种希望能够安抚我,让我镇定,让我勇敢.是这种强大的力量让我在豆腐饭的酒席上还可以去和来客攀谈,感谢他们的到来. ­


     有很多时刻,我本来是该流泪的,可是我没有.比如,在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把爷爷的骨灰盒抱在手里时,在家里每逢周五给爷爷做七时,在祖屋给爷爷烧香烧纸钱时,没有眼泪,我都没有眼泪. ­


    不要哭,不该哭,我要快乐的生活.因为那是爷爷所希望看到的,也是所有爱我的人希望看到的.不错,我确实是想念爷爷,想念得常常在深夜里情不自禁泪流满面.我想念过去我和爷爷手牵手出去散步的时光,我想念他骑着自行车给我买KFC的身影,我想念他包饺子的手势......所有的回忆都变得前所未有的清晰可见,夜里我想爷爷想得睡不着觉,眼泪流出来还得压低声音.然而想念不代表一蹶不振,我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爷爷.但是我拒绝悲伤/我决定用自己的方式去怀念爷爷.努力过好每一天.让他看到我很快乐. ­


    回泉州的时候,我和哥哥出去逛街,买东西,在家看影碟,看书,我很庆幸自己没有一个人躲在家里哭,因为我不想做个胆小鬼,更不想逃避事实. ­


    经过了八月,突然间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很多.而且我认为,当一个人很贴近死亡的时候,不会惧怕反而会悟出生命之禅.害怕,逃避,是没有用的,我们需要的是勇敢,是珍惜. ­


+++++++++++++++++++++++++++++++++ ­

   奶奶出院回家的前一天,我和往常一样坐在电视前看"老友记",时不时乐得哈哈大笑.在一旁忙碌的哥哥"嘿嘿"笑了一声,"你这小家伙,还挺会自得其乐的嘛......"他对我说. ­


   我朝他憨笑.要是不懂得自得其乐,这日子该怎么过下去呢. ­


   播广告时,哥哥叫我坐到他旁边,说有事. ­


   还没等我坐稳,他就开口了. ­


   "医生说奶奶病没得治了,如今只能拖延时间,进展快得话只有几个月,要是情况好也许有一年." ­


    我后来一直都奇怪哥哥是怎么做到直截了当用若无其事的口气说出这个消息的. ­


    但是当时,我什么都没想,使劲装作若无其事的说:"为什么我们家就那么倒霉呢?" ­


    哥哥当时回答得是什么,我已经记不清了,也许是叫我有时间多陪陪奶奶,也许是跟我说她自己还不知情.我都记不清了,我只记得自己尽量镇静,眼睛盯着电视,拒绝思考.其实那时候,我的脑子就像是短了路,一片空白. ­


     我想哥哥一定是了解我的性格,知道我不会在家大哭大闹,所以才把这件事告诉我.但他自己的表现更令我钦佩,下午医生就找他谈过,但是直到他告诉我这个消息之前,我都没有察觉到他有什么异样的举止----有时候我几乎很肯定哥哥根本不是个正常人... ­


     看完电视,我正试图用平常的步伐回房间,这时好友却来了电话.我拿着电话坐在自己的房间,听筒里好友叽叽喳喳的声音在我耳里模糊不清,而哥哥刚才的话却在脑海中越来越清晰.我想反应迟钝的我是在这个时候才明白了那些话的含义. ­


     细心的好友察觉到了我的不对劲,面对她好心的关问,本来想说声"没事"的,结果却发现喉咙里像是哽了块骨头,发不出声音. ­


     "你怎么了?你怎么了?"朋友真着急了,在电话一头连连问道. ­


    我鼻子发酸,喉头哽咽,却哭不出来.于是深吸一口气,压下一阵激动,用很冷静的语气对着听筒说话. ­

    "你听着,现在我说的话我只会说一遍,不会重复了.医生说我奶奶没得治了,我奶奶要死了.要去陪爷爷了.好了,现在你什么都别说,别安慰我." ­


     好友在电话那头沉默了很久,她显然是吃惊之余又不知该说什么好. ­


    几分钟后我再次接到好友打来的电话,声音明显低沉而犹豫,显然不知该对我说话什么话才好. ­

    几分钟后我穿上外套,约在老地方和她碰面.出门前我一眼瞥到家中给爷爷设的小灵台.是啊,七七还没到呢. ­


    二月的夜晚,我在无人的街道上疾步,脸上挂满了泪水. ­


    在人比较多的街道上,我没有哭泣.泪水不停的涌到眼里,再不停的被我压下去,就这样不停的反复. ­


    当我到达我们约定的地点时,她还没有到.在那个喧闹的街口,我所听到只有自己的声音,我在叫:奶奶. ­


    我感觉到自己马上要哭出来了,而且要哭很久.所以我就躲到街口的一个机房后面去.坐在地上,背靠着肮脏机房门,记忆就像小电影一样一幕幕在眼前掠过. ­


    从最小的时候到现在,很多年了,奶奶在不同时期留的不同发式我都还记得清清楚楚. ­


    与其说是我在回忆,不如说是回忆自己不停的撞开我的脑门闯进来,因为当时我已经不想也不会去思考任何事情.事实上我用不着去形容我对奶奶的感情,因为只要提及"亲情",全世界的人就会立刻明白这是一种何等特殊又是何等无法取代的东西. ­

    其他的我记不清了,我只记得自己不停的在流泪,泪水流到脸上,一滴,又一滴,接连不断.我不断用手背去抹脸,可是最后我连做这个动作的力气都没有了.我就像个婴儿,是如此的无助. ­


     最后好友发现了在机房后蜷缩成一团的我.她没有说一句话,只是给我裹上件外套,跪在地上紧紧抱住我.而我终于那怀里痛哭出声.那么大声而绝望的哭泣,惹得在路过的人频频侧目,但是当时我根本就没有去注意这些. ­


    我平时虽也算是个爱哭的人,可哭了,也只是无声的流泪.但那天我却哭得很大声,断断续续的,只要我还有力气,就会哭出很大的声音来.我想就算是我自己也从未见到过自己这样. ­

    一整晚,我们都在一起.我没有说一句话,只是一直在叫奶奶.我们手牵着手,无声地走着...碰到这种时候,我想谁也不知该讲什么.或者说,无论讲什么都是空话,都是于事无补. ­


    那是我情绪非常激动的一晚,但当我坐在出租车里开往回家的路上时,我已经很平静.可以说话,可以接受事实-----接受以后没有爷爷、奶奶,接受亲人一个个离去的事实. ­


    也许我真的比自己想像的勇敢,因为在那以后我竟然就真的没有再哭过. ­


    奶奶回家了.我尽力在照顾她,每天推她出去散步,陪她聊天,做一个孙女应该做的事情.在奶奶眼里,我还是那个乖巧活泼的孙女,常常开无厘头玩笑让她哭笑不得.我知道她很高兴,能和孙女在一起她很高兴. ­


    而我呢,我也很高兴.因为奶奶还在我身边,我还可以和她说话,我还没有失去她.所以我的开心不是装出来的,我的笑容也不是勉强来的. ­


   最初的日子里,我也有过艰难的时刻. ­


   奶奶说:"嗯,等我病好了,明年夏天我们一起去台湾." ­

   奶奶说:"喏,今年我要给你买一套最高档的首饰,你出嫁的时候用." ­

   奶奶说:"我这病不知好得了好不了,不过能看你念完大学工作就满足了." ­


   我就用轻快的语气回答"好呀""没问题呀""一定可以呀".可是心里觉得自己就快撑不住了,眼泪就快出来了.但是后来还是没有哭.所以我知道自己其实还是撑得住的. ­


    我也有过一个人独处时,难过得泪水在眼里打转的时候,但那时候我就对自己说:不要这样子,为什么要哭呢?奶奶还在呀,她就在隔壁,哭有什么用啊.这样,我在一个人独处的黑夜也不曾哭泣. ­


   但是,要我说平日里快乐与悲伤的比例,应该还是快乐的时候多.爷爷的去世,奶奶的病,让我更加珍惜这个世界.就像电影"美国佳丽"里说的:这个世界有太多美丽的东西.每天早上起来,看到新升起的太阳,还有挂在青草上的露珠,难道你不会觉得这个世界奇妙又美好吗?命运纵然无常,但我们可以坦然面对. ­


    也许我们无法逃避死亡,但是我们可以把生命变得快乐. ­


    我现在正在向奶奶学打毛线.奶奶说她想送我一条亲手织的围巾做纪念,我告诉她我喜欢浅绿.每天出门散步的时候,我帮她画好眉毛,戴好假发,然后挑一顶和她衣服配套的帽子,我们每天都是开开心心出门的. ­


   我知道当奶奶在某一天离开我的时候我会很难过.但是我的生活并不会因此而停止.我会继续我的学业,也许在家乡,也许是德国,总之是在我喜欢的地方.我会碰到一个我喜欢的人,我会开始甜蜜的恋爱.我会去追寻自己的梦想,足迹踏遍世界各地.某一天,我会与心爱的人订下终生大事,戴着奶奶给我买的首饰,无比幸福的出嫁......生活是如此之美,偶尔发生的令人难过的事,不是叫我们放弃,而是在考验我们的坚持. ­


   但是生活需要很多很多勇气,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只是小孩子,在困难的时候只有不停的对自己叫加油才能往前走.要勇敢,再勇敢,才不会哭出来.要勇敢,再勇敢,才会在哭出来以后能继续往前走.要勇敢,再勇敢,才能够面对每一天. ­


    要勇敢,再勇敢,我对自己说. ­
@



1.本主题部分内容转载自其它媒体,但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2.主题作者须承担一切因本文发表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3.如本主题侵犯到任何版权问题,请立即告知本站,本站将及时予与删除;
4.本站管理员有权不事先通知发文者而删除本文。

最酷

喜欢

支持

媚眼

感动

点赞

相关阅读

说点什么...

已有0条评论

最新评论...

作者其他文章
排行榜
Copyright   ©2006-2022  竹书坊Powered by©Discuz!图库资源:有偿购买    ( 蜀ICP备2021008020号 )|网站地图